震惊!李开复满血复活,说明了什么?

尊龙人生就是博

2018-10-10

  时隔多年,人们难忘那句经典的台词: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这次,回来的不是胡汉三,而是创业导师李开复。

  现实比文艺作品更精彩。   2月8日下午,在北京市经信委和海淀区政府共同主办的2018北京人工智能产业高峰论坛暨北京前沿国际人工智能研究院成立大会上,北京前沿国际人工智能研究院正式宣布成立,李开复任研究院首任院长。

  看到这一消息,不了解的人或觉稀松平常。 而但凡了解李开复底细,略知几年来中国网络舆论战的广大网友,谁也不会平静。

震惊、愤怒、痛心,是大家普遍的情绪!  创业导师领衔科创教育机构,问题在哪里?呵呵。 李开复与其说是创业导师,不如说是以创业为名,彻头彻尾的反共导师,是敌对势力和平演变当代中国的意识形态爪牙。

  李开复,1961年12月3日,生于台湾,毕业于哥伦比亚计算机系。

历任苹果、微软、谷歌副总裁,现为创新工场董事长。

广大朋友熟悉他的履历,源自他曾频繁活跃于国内媒体,还出过一本对青年颇具指导意义的畅销书《做最好的自己》。   笔者也曾拜读过这本畅销读物。 可以说,这本书并非一无是处,对于青年确实是一种人生经验,读了至少可以开开眼界。

但该书的主要作用,是为李开复自己塑金身,将他推上青年导师的高度,并将去美国、读美国大学、进美国企业作为青年成功的价值导向,充斥着亲美的意识形态。

  其实,古往今来,多少仁人志士都在做最好的自己,这一概念显然不是李开复的独创、独有。

且不说书中的成功之路难以复制,一个高级国际混子到底有多少真材实料值得探究。 更主要的,纵然该书确实具有劝青年更优秀的意图,比优秀更重要的,应是为了什么人而做最好的自己的问题。

这是根本问题。   李开复用自己的行动,回答了为了什么人的问题。

  欲知其人,观其身世。

  李开复之父李天民(1910-1993),是国民党高官,参与了对共产党和革命进步人士全国性大规模的逮捕、镇压。 手上有大笔血债的李天民后来逃往台湾,留下妻子王雅清及五个子女,即李开复的一哥四姐,后来在特务组织的帮助下,王雅清及子女到达台湾,这才有了李开复。 李天民从六十年代开始致力于中共党史研究,其重要目的是研究如何在文化上打败共产党。

李开复秉持其父反攻、光复大陆的遗愿来到中国。

  欲知其人,再察其行。

  在任谷歌中国总裁时期,李开复就通过谷歌地球监控中国敏感军事设施、参与美军网络军事演习,并率领谷歌中国与中国政府搞政治对抗。 在谷歌被迫离开中国后,李开复专心搞思想文化层面的工作,尤其是大学生的工作,将自己塑造成青年导师,还专门到美国情报机构扶植的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作相关报告。 通过购买粉丝刷粉以及操作网络僵尸账号,其微博粉丝已经高达四五千万,成为不折不扣的网络皇帝。

  2013年以来,罗援、戴旭等爱国军人,与李开复、薛蛮子等网络公知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网络意识形态战斗。

爱国一方,以党章、宪法的原则为依据,对亲美公知及其手下的网络水军进行了揭露和批判。 而李开复、薛蛮子等,也带领其网络水军展开围剿。   李开复一方,由秦火火这样的走卒出面,曲解罗援、戴旭的文章,直接捏造谣言,由水军粉和大V账号进行疯狂转发,对互联网上的爱国阵营人士进行无耻谩骂攻击,还对罗援、戴旭的上级单位施加压力,要求将其开除。 能量之大,可见一斑。 而意图无非是直指中共,企图打断了解放军的鹰派脊梁,让自由民主意识形态在中国互联网和中国青年的思想中横行。   这场战斗中,爱国人士付出了艰苦的努力,顶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 好在,邪不压正,广大网友的眼睛是雪亮的,有关部门积极作为。

秦火火为法律制裁,薛蛮子嫖娼被抓,幕后元凶李开复则突然患癌,暂离了公众视野。

  表面上,这场战斗,正义一方胜利了,互联网环境一时间好了许多。

但李开复并没歇着,以创新工场之名,以雄厚资本为依托,转入线下,继续着其反共大业。

创业的名义,更具有欺骗性和隐蔽性。

  2月8日,李开复以政府聘任的院长身份回来了!癌症,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一百张面孔,改不了一个本质;一百种名义,改不了一个目的;一百个理由,改不了一个事实!前沿国际人工智能研究教学的大梁,一定要反共导师来挑么?除了李开复,天下就没人了么?  十九大报告指出:意识形态领域斗争依然复杂,国家安全面临新情况。 李开复这样的新情况,不应被重视么?  李开复满血复活,说明了什么?  患癌逃离、高调复出,一切都是套路!  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而且手段更高、步子更大、名堂更响了!  几年的网络舆论战,敌对力量已然复辟,转移阵地、依托体制、愈演愈烈!  多少党内人士,对帝国主义势力及其代言人的忽悠,几乎没有抵御能力!  呼吁有关部门查清李开复底细,积极作为起来!不要再被忽悠了!不要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 敌对势力偷着乐,爱国人士在悲愤!  依靠谁也不能依靠反共导师,扶植谁也不能扶植洋奴公知,这样的导师,人民宁可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