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立群:副行长人选只看工作能力

尊龙人生就是博

2018-11-09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张璐晶|北京报道  836天、27个月、两年多,这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从提出倡议,到正式开业所用的时间。

  2016年1月16日,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安保级别骤升。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以及亚投行创始成员国57个国家的代表相聚北京,共同见证了亚投行的开业仪式暨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

57个创始成员国代表团团长共同按下标志亚投行正式启动的按键,习近平主席为亚投行标志物“点石成金”揭幕。

  习近平主席在致辞中强调,中国是国际发展体系的积极参与者和受益者,也是建设性的贡献者。 倡议成立亚投行,就是中国承担更多国际责任、推动完善现有国际经济体系、提供国际公共产品的建设性举动,有利于促进各方实现互利共赢。 通过各成员国携手努力,亚投行一定能成为专业、高效、廉洁的21世纪新型多边开发银行,成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平台,为促进亚洲和世界发展繁荣作出新贡献,为改善全球经济治理增添新力量。   在两千余字的致辞中,习近平主席8次提到“合作”、8次提到“共同”、4次提到“共赢”、3次提到“高效”、3次提到“专业”,字里行间都洋溢着对这个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平台的期待、信心与魄力。   打造一个专业、高效、廉洁的21世纪新型多边开发银行,欢迎各国搭乘中国发展的“顺风车”。   2016年1月17日,亚投行首任行长金立群在北京举行了上任后的首次记者会。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参加记者会,并就公众最关心的问题进行了采访。

亚投行的筹备过程中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亚投行在未来如何盈利?亚投行的首批项目将会在何时推出,聚焦在哪些领域?如何管控长期的投资风险?  亚投行“前传”  836个日夜的争分夺秒;最后10分钟还有国家加入;决定参加增强了多国信心  亚投行从无到有,经历了836个日日夜夜的努力。   2013年10月,习近平主席与时任印尼总统在雅加达举行会谈时提出,为促进本地区互联互通建设和经济一体化进程,中方倡议筹建亚投行。

  短短一个月之后,筹建亚投行工作在北京启动。 2014年1月、3月、6月、8月、9月,中国召开了5次筹建亚投行的多边磋商会议。 密集的会议背后,更多的是激烈的交锋和艰苦的谈判。

  一位参与亚投行筹建的工作人员回忆说,2014年3月8日马航航班失联事件发生时,正处于中方与东南亚国家筹建磋商的关键阶段,亟须尽早出访。

这也是确定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的关键阶段。

  作为财政部主管亚投行筹备事宜的副部长,从当年年初就开始频繁出访相关国家做工作。

如果要在计划时间内完成既定走访任务,部分航段仅有马航航班可选,史耀斌副部长和工作人员将风险置之度外,毅然搭乘马航航班,连续走访东南亚5国,在最短时间内实现了预期目标。   亚投行首任行长金立群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回忆起这段时光,以及对于请发达国家加入亚投行的难度,他说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发达国家不进来,怎么算一个真正的国际多边机构,所以只能是从“困难着手,向最好的方向努力”。   当时,中国成立亚投行的倡议受到了不少的质疑,不少国家怀疑中国是否有能力设立这样一个多边银行并获得亚洲乃至其他发达国家的支持。   令金立群记忆深刻的是:第一批加入亚投行的截止日期是2015年3月31日。

直到那天晚上的11点50分,最后10分钟还有国家加入。   金立群表示,最早的预想是可能会有20多个国家加入,到最后有57个国家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其中“英国决定参加很重要”。

  2015年3月12日,英国向中方提交了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的确认函,正式申请加入亚投行,成为首个决定加入亚投行的七国集团发达国家。

  随后,3月17日,、和公开表示申请加入亚投行;再之后、等国家纷纷加入。

  金立群表示,很多人误解好像亚投行针对英国做了特别的工作,但实际情况是,在创立之初,亚投行没有疏忽任何一个国家,对所有欧洲国家都一视同仁,除英国外,亚投行跟德国、法国、意大利也一直在接触。   在外界看起来,金立群去英国次数比较多的客观原因是作为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基金会的受托人之一,IFRS基金会的总部在伦敦,金立群经常要去开会,借此也会拜访一下英国财政部等有关部门,同时也会到周边有关国家拜访沟通。

  “英国走出第一步起了非常积极的作用,消除了很多国家的疑虑。 英国认为亚投行是有前途、可以发挥作用的,也增强了别国的信心。 ”金立群说。

  2015年3月12日英国宣布加入亚投行后,3月18日英国驻华大使吴百纳(BarbaraJanetWoodward)在北京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很高兴可以在亚投行成立之初加入,英国相信亚洲未来需要进一步加大基础设施投资,英国希望在这方面与亚洲国家分享英国的技术经验。

“英国希望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领域发挥建设性的作用,不仅仅在技术经验分享方面,也希望在亚投行初创时期,就可以凭借我们的国际金融经验来帮助亚投行形成更好的机制。

”吴百纳大使对《中国经济周刊》说。

  2015年12月25日,恰逢西方圣诞节,亚投行在喜庆的气氛中宣告成立。

国际媒体将之称为中国和各个创始成员国送给世界人民的一份“圣诞礼物”。

  事实上,在这天成立不是故意“选”出来的,而是由于同时满足至少有10个国家批准,且这些国家初始认缴股份总和占比不少于50%这两个条件,《亚投行协定》正式生效,亚投行地位也得以确立。

  因而,也有人形象地说,2015年12月25日,相当于亚投行“领证”日;而2016年1月16日,则相当于昭告天下、“大摆宴席”,正式开业。

  如今57个成员国分布在世界五大洲,一个全新的多边开发银行正走向世界。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显示,银行应设立理事会、董事会、一名行长、一名或多名副行长以及其他必要的高级职员与普通职员职位。

  1月16日亚投行开业暨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上,财政部部长当选亚投行首届理事会主席,金立群任行长,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任亚投行中国副理事。

其他重要职位,比如副行长等会在稍后选出。   在1月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中,《时报》记者提问金立群,印度作为第二大股东,是不是可以有一个副行长的位置?一共会有几个副行长的位置?金立群表示,亚投行有好几个大股东,包括中国、印度、等,我们和大股东紧密合作,但也不能忽视和其他小股东的合作。

对于副行长这样重要的职务,只会看工作能力,我们目前正在审核来自全球的副行长和高管申请,我们会仔细遴选,确保合格,其他人员也会有专业的人力资源公司帮助我们遴选。

  相关封面组文:【封面故事】详解亚投行开张三问【封面故事】金立群的五年之约  (责任编辑:HN064)。